修山坊文学>灵异科幻>百合短篇合集 > 那个老是偷看我的修理工被我勾搭到家
    顾矜是个修理工,小到水管大到汽修,靠手艺吃饭,专业技术非常过y,闲来无事,她还经常流窜作案扫处张贴写着专业团队,包您满意的小广告,或者在人力市场门口等揽活儿g,中午就蹲门口往嘴里扒拉盒饭,她最近总能看见镇子里的一个寡妇从她面前经过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个寡妇叫于欢,经营着一家广告复印社。

    她听到过那些喜欢背后喝舌根的人们聊关于于欢的八卦,说她刚嫁过来第一天老公就掉河里淹Si了,说她是个克夫的扫把星,又说她在老公的葬礼上一滴泪也没掉甚至还画着风情万种的红sE服影,是个很会g引人的狐狸JiNg。

    顾矜一向直来直去,对于这种背后诋毁人家造h谣的人很是不屑,从来没放在心上过,但那天她照常蹲在人力市场门口吃饭时,看到了正巧路过的于欢,她看起来确实很漂亮,很美YAn。

    或许是盯着人看的眼神太过于直gg,于欢转头对上了她的视线。顾矜突然觉得那些谣言或许不全是谣言,起码于欢真的很g人这一条是真的。

    不然她也不至于被那一眼蛊惑到咀嚼时不小心咬了自己的舌头,害她差点在于欢前前蹦起来,不过她那突然带上痛苦面具低头捂住自己嘴x1气的动作还是暴露了这一尴尬的事实:

    她好像听到了一声轻笑,等再抬头时看到的就是于欢离开的背影。

    这人怎么还有点小内八,像某些片里的主角,走起路还一扭一扭的,怪可Ai的,顾矜想,不过好尴尬啊丢脸大了,能不能争点气阿你,顾矜在心里唾弃自己不值钱的便宜行为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顾矜几乎在每天中午都能看到于欢,她在这时总是恨不得把脸埋进饭里却又忍不住悄悄抬眼偷看她。于欢风格很多变,从吊带裙到衬衫风衣,不过她总能把这些衣饭穿出自己的味道。

    顾矜不知道的是,其实于欢也在观察着她,这个总蹲在路边滴溜溜转着狗狗眼偷看她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她身上总是灰扑扑的,像刚在地上打过滚,但她吃饭时看起来真的很香,于欢想,她的手看上去也很有力,还是个左擞子,不知道是g什么职业的。

    顾矜是个修理工,小到水管大到汽修,靠手艺吃饭,专业技术非常过y,闲来无事,她还经常流窜作案扫处张贴写着专业团队,包您满意的小广告,或者在人力市场门口等揽活儿g,中午就蹲门口往嘴里扒拉盒饭,她最近总能看见镇子里的一个寡妇从她面前经过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个寡妇叫于欢,经营着一家广告复印社。

    她听到过那些喜欢背后喝舌根的人们聊关于于欢的八卦,说她刚嫁过来第一天老公就掉河里淹Si了,说她是个克夫的扫把星,又说她在老公的葬礼上一滴泪也没掉甚至还画着风情万种的红sE服影,是个很会g引人的狐狸JiNg。

    顾矜一向直来直去,对于这种背后诋毁人家造h谣的人很是不屑,从来没放在心上过,但那天她照常蹲在人力市场门口吃饭时,看到了正巧路过的于欢,她看起来确实很漂亮,很美YAn。

    或许是盯着人看的眼神太过于直gg,于欢转头对上了她的视线。顾矜突然觉得那些谣言或许不全是谣言,起码于欢真的很g人这一条是真的。

    不然她也不至于被那一眼蛊惑到咀嚼时不小心咬了自己的舌头,害她差点在于欢前前蹦起来,不过她那突然带上痛苦面具低头捂住自己嘴x1气的动作还是暴露了这一尴尬的事实:

    她好像听到了一声轻笑,等再抬头时看到的就是于欢离开的背影。

    这人怎么还有点小内八,像某些片里的主角,走起路还一扭一扭的,怪可Ai的,顾矜想,不过好尴尬啊丢脸大了,能不能争点气阿你,顾矜在心里唾弃自己不值钱的便宜行为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顾矜几乎在每天中午都能看到于欢,她在这时总是恨不得把脸埋进饭里却又忍不住悄悄抬眼偷看她。于欢风格很多变,从吊带裙到衬衫风衣,不过她总能把这些衣饭穿出自己的味道。

    顾矜不知道的是,其实于欢也在观察着她,这个总蹲在路边滴溜溜转着狗狗眼偷看她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她身上总是灰扑扑的,像刚在地上打过滚,但她吃饭时看起来真的很香,于欢想,她的手看上去也很有力,还是个左擞子,不知道是g什么职业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