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山坊文学>仙侠修真>东西日月 > 第二十一章
    自从我把高渃那层假面捅穿后,他偶尔会来找我倾诉关于易司为的事。我们两个之间拥有了一个共同的秘密。

    他憋得受不了了才会请我出去吃饭。

    高渃倒苦水时我一直很克制,再也不提起之前发生的任何事情。我老老实实的行为让他逐渐被假象麻痹,反正人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。不过我还是能感觉到我们中间那淡淡的隔阂,他基本不会与我在公寓里独处。

    高渃的直觉是对的。我虚伪又卑鄙,还对他图谋不轨。我还知道他公司在哪儿。

    最近我下课或者兼职后经常会跑到高渃公司附近晃荡,蹲得久了就能摸清他下班的规律。为了多看他几眼我晚上都没怎么出去喝酒了。他公司对面有几家快餐店,进去随便点个什么就能呆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高渃很少在八点之前下班,加班到十点十一点的日子不算不常见。

    他平时很少与我说起工作上的事,他对这方面没什么太强烈的个人情绪。我并不太懂他们行业是一点,另外一点是高渃工作能力很强。比起抱怨他说更喜欢直接把问题处理好,否则只是浪费时间。一旦接触到工作方面的事他与易司为的思想就不谋而合,这些多半都是我哥教他的。

    这层关系我永远替代不了。

    我有幸能稍微看到点他平常工作的样子。离开易司为穿上西装进入工作模式的高渃就不怎么笑了,很少外露情绪,确实看起来不好接近。高渃和我说过本来他看起来就显小,不稍微穿正式点他担心自己压不住人。

    西装很适合他,各种意义上都很适合。

    自从我把高渃那层假面捅穿后,他偶尔会来找我倾诉关于易司为的事。我们两个之间拥有了一个共同的秘密。

    他憋得受不了了才会请我出去吃饭。

    高渃倒苦水时我一直很克制,再也不提起之前发生的任何事情。我老老实实的行为让他逐渐被假象麻痹,反正人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。不过我还是能感觉到我们中间那淡淡的隔阂,他基本不会与我在公寓里独处。

    高渃的直觉是对的。我虚伪又卑鄙,还对他图谋不轨。我还知道他公司在哪儿。

    最近我下课或者兼职后经常会跑到高渃公司附近晃荡,蹲得久了就能摸清他下班的规律。为了多看他几眼我晚上都没怎么出去喝酒了。他公司对面有几家快餐店,进去随便点个什么就能呆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高渃很少在八点之前下班,加班到十点十一点的日子不算不常见。

    他平时很少与我说起工作上的事,他对这方面没什么太强烈的个人情绪。我并不太懂他们行业是一点,另外一点是高渃工作能力很强。比起抱怨他说更喜欢直接把问题处理好,否则只是浪费时间。一旦接触到工作方面的事他与易司为的思想就不谋而合,这些多半都是我哥教他的。

    这层关系我永远替代不了。

    我有幸能稍微看到点他平常工作的样子。离开易司为穿上西装进入工作模式的高渃就不怎么笑了,很少外露情绪,确实看起来不好接近。高渃和我说过本来他看起来就显小,不稍微穿正式点他担心自己压不住人。

    西装很适合他,各种意义上都很适合。

    自从我把高渃那层假面捅穿后,他偶尔会来找我倾诉关于易司为的事。我们两个之间拥有了一个共同的秘密。

    他憋得受不了了才会请我出去吃饭。

    高渃倒苦水时我一直很克制,再也不提起之前发生的任何事情。我老老实实的行为让他逐渐被假象麻痹,反正人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。不过我还是能感觉到我们中间那淡淡的隔阂,他基本不会与我在公寓里独处。

    高渃的直觉是对的。我虚伪又卑鄙,还对他图谋不轨。我还知道他公司在哪儿。

    最近我下课或者兼职后经常会跑到高渃公司附近晃荡,蹲得久了就能摸清他下班的规律。为了多看他几眼我晚上都没怎么出去喝酒了。他公司对面有几家快餐店,进去随便点个什么就能呆几个小时。